首页 > 健康  > 正文
考古学家何乐夫教授
  • 2021-01-25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编辑:小狐
  • 阅读人数:706

2000年,笔者在金城关风情区古玩店看到一轴条幅,虎皮宣上数行钟鼎文,显得严正劲峭、古朴雄浑,落款“何士骥”何士骥,字乐夫,以字行,为著名考古学者、西北师范学院教授。想不到他的金文写得如此好,因他不以书法鸣世,收藏家不知“何士骥”为何人,因此这幅书作挂了很长时间。

何士骥(1893年-1984年)字乐夫,浙江诸暨人。文献研究专家、考古学家。毕业于清华大学研究院国学门,同学有刘盼遂、吴其昌、徐中舒、周传儒、高亨、姚名达等,后来皆为名教授。毕业后在考古研究所及西北师范大学、北京大学、中法大学、北京师范大学教书,曾任国立西北师范大学教授及主任,师大研究院,国语大辞典编纂处特约,国立北平研究院研究员。

何乐夫师从国学王国维,专攻中国文字学与考古学,他曾考查北京地区的文物古迹,获得实地考察。他运用考古方面的知识,积累经验,成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考古工。根据这些考证,何乐夫校勘过《道德经》何乐夫与刘厚滋、徐炳昶、顾颉刚等学者合作,对南北响堂山石窟及其附近的石刻作了详细的登记考证,并作了图录和论述。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,撤至陕西,他调查了长安鱼化寨时代遗址,并撰文发表,参与了陕西城固张骞墓的发掘整理工作。以及在兰州的考古与文物保护中何乐夫参加过多次考古发掘活动,有《南北响堂寺及其附近石刻目录》《唐大明兴庆及太极宫图残石发掘报告》及《石刻唐太极宫即府寺坊市残图、大明宫残图与兴庆宫之研究》《西北考古记略》

西北师范学院迁兰后,何乐夫于1943年秋来兰州,任国立西北师范学院国文系教授兼系主任,一直到1949年。他为西北师大的教学工作与甘肃的考古事业作出巨大贡献。

1946年,文献学家张舜徽应聘到到国立兰州大学任教。11月,西北师范学院国文系主任何乐夫率弟子进兰州城,到萃英门兰大拜访张舜徽,聘请他到西北师院讲授校勘目录学。起初张舜徽不愿到十里外的师院去授课,认为虽有汽车可通,却要忍受冬天风雪之苦。但对何乐夫的一片诚意,他勉强应允。两天后,何乐夫将张舜徽请到西北师院,张舜徽被荒凉环境中师生艰苦努力的精神所打动,遂接受了聘书。授课之余,张舜徽与西北师院刘文炳、何乐夫、冯国瑞等教授以诚相交,互相砥砺。

在西北师范学院期间,何乐夫在兰州黄河两岸及临洮县开展考古调查:在黄河北岸,他调查了十里店、崔家庄、孔家崖、达家庄、水挂庄、安宁堡,徐家湾、盐场堡;黄河南岸,他调查了四墩坪(今城关区伏龙坪)太平沟、十五里铺、西果园、土门后山、曹家嘴、土门墩西固城;临洮县,他调查了辛甸(今辛店)寺洼等地。撰有《兰州附近古物调查》

1946年12月17日,西北师院举行校庆,国文系主任兼训导主任何乐夫,举办了古物陈列展。展品分两部分:一是何乐夫历年搜集的古物拓片;二是何乐夫与西北师院师生共同采集的文物,参加的教师有凌洪龄、赵海峰、邹豹君、李宇涵、刘文炳等。共分六个展室:第一展室展出散氏盘、虢季子伯盘、毛公鼎、大克鼎、师奎父鼎青铜器,新嘉量器拓片、石鼓文拓片,以及器物照片。还陈列石斧、石镰、石钺、石犁头、石锥、石环、石纺轮、石网坠等石器,陶纺轮、陶线板、陶环、彩绘陶片,兽骨化石、植物化石、松脂化石、鱼化石等。第二室展出汉南阳画像砖石拓片、陕甘各地出土的仰韶文化末期、汉代的陶器。第三展室展出山东武梁祠画像拓片,有“伏羲画卦”“神农教民稼穑”“黄帝造宫室”“舜耕历山”“夏禹治水”“老莱娱亲”“曹沫劫齐桓公”“秋胡戏妻”等,画像石多用减地阳刻法,雕刻精细,造型生动反映了东汉时期的社会状况﹑风土人情﹑典章制度﹑信仰。还有汉代陶器、砖瓦、唐代泥造像及宋代瓷器。第四展室展出北魏、北齐、北周、隋代造像拓片,其中有五百人造像、张宝珠造像拓片,甚为精美。还有唐代陶器、宋代瓷器。第五展室展出汉唐花纹转拓片、汉壶射猎图拓片、唐代昭陵六骏拓片、唐睿宗景云铜钟拓片。还有周汉两袋矢镞、周代青铜戈、汉代带钩、汉代弩机、唐代铜销、明代铜造像、铜镜等,宋代瓷碗、瓷盘等。第六展室展出西北师院同学从戎青年军,抗击日寇的军旅照片、纪念章。还有居庸关刻石拓片,共两张,长近两丈,宽各近八尺,系用梵、藏、八思巴、畏兀儿、西夏、汉等六种文字镌刻的《如来心经》经文、咒语、造塔功德记等,当时全国仅有十来份,弥足珍贵。

在何乐夫的主持下,主要展示自己的藏品,内容丰富,多为珍品,这在兰州是破天荒的文化盛事,不仅使西北师院师生大开眼界,也吸引兰州城的文物爱好者来参观,同样使他们大呼惊奇。

1947年,何乐夫在西北师院东北角水塔山明代烽燧上发现一通万历十年(1582年)《兰州墩军碑》碑文如下:

“深沟儿墩/墩军伍名口:丁雍妻王氏、丁海妻刘氏、李良妻陶氏、刘通妻董氏、马名妻石氏。火器:钩头炮一个、线枪一杆、火药火线全。器械:军每名弓一张、刀一把、箭三十枝、黄旗一面、梆铃各一付、软梯一架、柴堆五座、烟灶五座、檑石二十堆。家具:锅五口、罐五只、碗十个、筯十双、鸡犬狼粪全。万历十年二月 日立。”

明人韩霖《镇守要录》载有明代烽燧燃放烟火的制度:“每墩以五人居之,红旗五竿,火器、木石、钩刀、枪弩备具,上多积狼粪火种。凡贼来,放烟,昼黑夜红,连接不散。如见贼结队不散者,放一铳,起红旗一竿;贼远十里,连放二铳,起红旗二竿;贼远墩五里,连放三铳,起红旗三竿;贼近墩,放使铳,起红旗四竿。”而《庄浪汇纪》 所载烽燧制度与上引史料稍异:墩兵发现敌骑,白天扯旗,放警炮,煨烟,击梆;夜晚扯警灯,放警炮,举火,击梆。根据敌骑多寡,报警信号数量随之增减。

兰州墩军碑有两点信息,值得注意:一是墩兵可以携妻戍守。有锅五口、罐五只、碗十个、筯(筷子)十双,可知五兵分炊。二是贮藏狼粪,可知烽燧白天放狼烟是事实,并非虚语。之所以燃狼烟报警,是因为狼烟烟直而聚,虽风吹而不斜。据方志记载,当年兰州乃至长城沿线生物链健全,栖息青羊、黄羊、獾、野兔、狐狸、狼。大岔沟狼多,人称其狼谷就是一个例证。这说明获取狼粪并非难事。

何乐夫向学生强调:“必须实物与书本并重,理论与实践兼顾,否则凭空口讲,徒劳无益。”他认为这是近代治学最新的科学方法。他讲课时,常展示标本与图表,使学生深入了解所授内容,既具形象性,又有逻辑性,深受同学欢迎。每学期将结束时,他都要带领学生作野外实地调查,这更是学生最感兴趣、获益良多的举措。1947年11月、12月有4天,何乐夫率学生到四墩坪(今伏龙坪)华林山、十里店实地调查。之所以遴选这三处地点,是因为何乐夫曾经调查过,他发现的时期的文化遗存,这里的出土文物对于安特生《甘肃考古记》中所分六期说有所动摇,有所补正。

11月28日,到四墩坪后,何乐夫先介绍这里的地形地貌,并说去年,他在这里获得石器、古器、陶器、陶片等。带领学生考察,采集到圆形打制石块、直径半公尺的石磨(残破,有磨眼)陶器(残)石刀、陶片等。何乐夫指导学生分类陶片:陶片呈红、灰、白诸色,有彩陶、素陶之分,质地有粗陶、细陶,制陶方法有轮制、手制,纹饰有绳纹、篮纹、指捺纹纹、刻纹。还发现几处灰坑,但已扰动,不完全,失去了挖掘的意义。根据这些出土文物,确定这里为史前文化遗址。

12月5日,何乐夫率学生登临华林山,刚到山顶,一些学生就拾得彩陶片、灰陶片,同学们兴致顿时高涨,采集到史前打制石料数件、圆形石器、汉代雨点纹陶片、唐代有图案花纹的陶片、唐代白色质轻的琉璃镯子一节(残)等。还发现灰坑多处,但均不完整。他们从山上居民处购买两件古物,皆出土于此山。一件是彩陶平底圆罐,有双大耳,耳上有指捺纹。另一件是汉代瓦灶,上为平面,有锅口,下有空,边有绳纹。何乐夫据此认为华林山有史前文化遗址,汉唐以来犹有先民居住。

12月12日,何乐夫带领学生调查西北师院礼堂东侧的山坡,采集到篮纹彩陶片数片。到狼沟及甘新公路两侧,调查明代边墙及驻军各墩堡遗址,遗迹犹在,两者彼此临近密接,可知明代西北边防的谨严。到油矿局后山坡上,捡到灰、红、紫陶片,登临山顶亦可捡到陶片。何乐夫告学生,去年曾在十里店附近迤西半坡上,挖掘出古人骨一具,陶器数件。最后赴水挂子(今水挂庄)河水湾(今河湾)盐池沟、西北师院科学馆东侧,均采集到陶片。这次师生所得史前陶片,其中有彩陶、素陶、灰陶、红陶,呈指捺纹、刻纹、印文。采集到少量石器。发现灰坑数处,但不完整,范围较小,无发掘价值。以上文物足以证明这一带为史前遗址。

十里店油矿局以西半公里的山沟西侧为黄河谷地阶地,高出黄河水面约45公尺,宽约1.20公尺, 长约1 .40公尺,西北师院学生康秉衡、陈必忠、漆树藩、侯畿、师琮、张海清等在这里发现一处古墓,由何乐夫率学生调查,命名为乙墓,系屈肢葬式。墓底大致平面,四壁不甚规则,高约0.60公尺,宽约 1.20公尺 ,长约1.40公尺 。由其长度来看,不能容纳全身,而为一屈肢葬。头顶向北,偏东十五度;面向右;上身向左侧仄着,而略近仰身仰身平放;两上肢均向右上屈举着,而左手置于肋骨与脊椎骨所成屈度甚大。右股骨压在骨盆与脊椎骨之上,而两股骨与两胫骨的屈度亦甚大,所成内角约在三十二度左右。这种屈肢葬式与殉葬品分布:枕骨旁置灰黑色粗质含沙小陶罐;左肩后上方置红色细质黑彩腹带两耳陶罐;足跟上方置灰黑色粗质含沙口边附带两耳大陶罐 。

甲墓为交肢葬式,发现于西北师院大礼堂左侧的台地上,这里也属黄河谷地阶地。墓穴四壁难辨,无法测高度。穴宽约1.36公尺,长约2.50公尺,无棺木白灰遗迹。 头顶正向东南,足部正向西北;面稍向右;上身仰身平放;两上肢均伸展,而至尺骨、桡骨部分则交回于脊椎骨之上,两手骨则成交叉状二分置于盆骨之上;两下肢亦伸展,而至胫骨、腓骨部分而成交回,两足骨亦如手骨而成交叉状。殉葬品分布:足底自左至右置四件陶器:前两个为红色光素细泥薄肉颈部双耳陶器,第三个为灰黑色粗泥含砂肩部有一耳的陶罐,第四个与第三个相似。左上肢骨旁并列两件陶器:红色粗泥绳纹小陶罐;灰黑色粗泥含砂陶碗。头部上方自右至左并列五件陶器:红色粗泥彩绘残耳陶罐;灰黄色细泥彩绘两耳陶罐;第三第四件均为红黄色细泥彩绘双耳陶罐,纹饰极精美;第五件为大型红色粗泥无砂陶罐,器身绘有环绕黑带纹。

由于何乐夫在甘肃考古上的盛名,1950年随西北军政委员会文物处处长赵望云接管国立敦煌研究所。

何乐夫在兰州考古时,始终坚持考证一处,保护一处。正是他的努力,使甘肃的文物古迹有了较完好的保护。1952年,甘肃省文物委员会成立,他任委员兼任办公室主任,办公室设在五泉山武侯祠内。由于土改、镇反等运动,没收的历代名人字画、碑帖及敦煌卷子很多。随着天兰铁路的修建、兰炼、兰化等企业的兴建,发现了很多古墓,出土了很多金石文物,这都移送到何乐夫办公室,做进一步的保护与研究。经甘肃省主席邓宝珊推荐,何乐夫代表省文管会将兰州顶级裱工、沙井驿人李铣聘请来,专门揭裱字画,装裱墓志拓片,他据以精心整理、考释。1952 年,在何乐夫与有关部门共同主持下,举办了甘肃历史文物展览,使人们受到了一次爱国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深刻教育,得到了当地群众的广泛好评。同时也为甘肃省的文物保护工作揭开了序幕。从1953年起,他配合全国的基本建设,开展了文物保护工作,取得了很大的成绩,保护了甘肃出土的一批重点文物。

1954年,何乐夫主持挖掘兰州上西园(旧名蒲子湾)的明代名臣、太子太保、兵部尚书彭泽夫妇、子媳大的墓群,将遗骨迁葬于华林山上,并将墓志及附葬衣物送交甘肃省博物馆收藏,再次为甘肃考古界做出了贡献。

何乐夫文史兼通,所作近体诗,诗味浓郁,下举两首,以见一斑。

登翠华山忆某友用人事有感“春日登临意气扬,骤添两鬓几星霜。悬知苦口终无补,已分埋忧未有方。书尽八行存故实,事经瞬息有沧桑。贞元朝士垂垂尽,留取丹心照夕阳。”

汉江桥畔怀浙灾“卅一年,吾浙既遭水旱病疫各灾,复受敌寇兵灾。流离死亡之惨,为向所未有。渝陕同乡,各设赈灾会以救之,予亦参加其事,愧力有未逮也。巴山等龙蟠汉水粼粼照影寒。独坐桥边残照里,一片烽火忆江南。”

何乐夫爱写钟鼎文,他的书作刊登在西北师院刊物上,为我们全面了解这位学者了珍贵的资料。他也能书大篆。1949年夏,他为毕业生友芝同学写了大篆条幅:“古圣贤,尚勤学,彼既成,众称异此语虽简,含义实宏。”用《三字经》名句,宋朝梁灏82岁考中状元的故事,激励友芝同学奋发向上。

相关阅读
猜你喜欢